五河警方侦破"4·17"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纪实

身为人母的90后的她,路上撞倒一个三岁幼童。她没有下车,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后又骑车扬长而去。因为耽搁了最佳抢救时间,最终,三岁的幼童在家人的怀里,慢慢地闭上了那双迷茫的眼睛……

厄运突然降临

虽然视频里声音嘈杂,但办案民警还是能够辨别出小文轩那声凄厉的叫声。他躺在上小学的哥哥文卓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揪着哥哥的衣服,小脸因疼痛而抽搐着。

4月17日12时许,疫情下的五河县东刘集镇大程村,显得较为冷清。此时,从事装修的程某一家午饭过后,大人们各自忙碌。程某的三个孩子中,哥哥文卓在客厅写作业,五岁的姐姐文欣与3岁的弟弟文轩玩着皮球,时而跑进跑出。

孰料,厄运正向这个幸福的家庭悄然袭来:由于地势不平,姐弟俩玩的小皮球缓缓滚向门口路面。小文轩迈着蹒跚的步子开始追球。

一步、二步、三步……

就在此时,一辆粉色带篷的白色两轮电动车疾驰而来,将小文轩重重地撞倒在地。随即,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肇事车辆停留了一下,后又径直离去。

喊声惊动了其他人。哥哥文卓放下作业,跑出屋外,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弟弟。随后奶奶来了,母亲来了,左邻右舍都来了。

小文轩满脸血迹,气若游丝。大家一边手忙脚乱地报警,一边抱着小文轩赶往离家较近的固镇县濠城镇卫生院。

可惜啊……最终小文轩慢慢闭上双眼,他紧紧地贴着妈妈的胸口,像熟睡了一般。

线索棘手 难觅肇事者踪迹

“在东刘集镇大程村,一个三岁男孩被车撞伤,正送往医院救治,肇事车逃逸,希望民警快速出警。”当日12时40分,五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值班民警刁元栋接到了110指挥中心转来的案件。

肇事嫌疑人

刁元栋不敢怠慢,因为交通事故发生后,任何一刻的犹豫都可能给案件侦破带来很多困难。他带领事故处理协警火速赶往了事故发生地。事发地为223省道89KM+602M处(五河县东刘集镇大程村路段),事故地离受伤男孩家门仅13米,也就是说出门就是马路。在小男孩倒地的现场,只留有血迹,别无他物。

经调查,现场目击事故证人仅有小文轩的五岁姐姐文欣一人。孩子年龄太小,难以描述事故发生的过程。文欣只提到是一辆白色带篷电动车碾压弟弟后就跑了,小女孩也描述不清车辆和驾驶人的具体情况。

五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李刚也十分焦急。他一边向上级领导汇报,一边让刁元栋在事发现场周边调查了解,看能否再发现有价值的线索,自己同步查阅公安监控视频。

刁元栋在走访中又获取了一些线索。据哥哥文卓回忆,在听见弟弟的喊声后,他跑了出来。在抱起弟弟时,那辆白色带粉红篷的两轮电动车,曾又骑到自己身边,看了一下,又西行离去。根据两个孩子的描述,刁元栋初步判断肇事车很可能是一辆白色两轮电动车。随后,刁元栋发现门口有个摄像头,立刻联系摄像头主人。调出来的监控只模糊显示白色电动车从附近路段经过,看不出有价值的线索。两路信息汇总后,并未发现太多有用线索,案件侦破了陷入了僵局。

发现疑似肇事车辆

既不能确定肇事车辆车型,又不能确定逃逸方向,办案民警心急如焚,“公道、责任”一直萦绕着大家的脑海中。

当天下午4时许,案件终于从云雾谜团中见到了一丝光亮——李刚通过一个监控画面找到了线索。监控画面放大后,李刚发现肇事车向固镇县濠城镇方向驶去,而肇事车后的泥挡牌显示了固镇县濠城镇一家电动车销售店名。随即,他安排刁元栋前往车行调查。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翻阅,在其中一本车辆销售登记簿里,刁元栋发现一辆疑似嫌疑车辆的白色两轮电动车为五河县东刘集镇夏集村夏某购买。根据这一信息,民警初步判断这辆车有较大嫌疑,比较符合肇事车辆特征,紧接着通过登记簿夏某留下的联系号码联系到了其本人。夏某此时就在濠城镇街上自己的服装店里。办案民警刁元栋立即赶至服装店。

在店门口,民警发现了肇事嫌疑车辆。在民警向其说明来意后,夏某说,当时她确实路过事发地,但她的车子经过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且当时她的前后也有三轮车和其他车辆路过。

随后,那辆嫌疑二轮电动车被拖回五河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夏某则坚决否认撞倒孩子,说当时她只是好奇,又回来看看。当问及车上所载的其他人员信息时,夏某称其为自己的弟弟、妹妹。

“拨开云雾”甄别真假信息

在抽丝剥茧中,有个很容易让人忽视的细节引起了民警的注意。

在做完笔录后,已是18日凌晨时分,而夏某让朋友来接她,她没有直接回家。这一反常现象,只能说明夏某心里“有事”。

第二天,办案人员再次到大程村走访调查。根据掌握的信息,找到了事发前后经过现场的一辆三轮车和一辆拉树的货车。经过询问和查阅的视频资料信息反馈,排除了两辆车的肇事嫌疑。

随后,办案民警又来到夏某的弟弟、妹妹所在的学校,调查事发经过。他们只是说当天中午过生日的事,夏某带他们到濠城镇去理发,母亲又将他们接回家中,但对发生的事故只字不提。而妹妹对搭载她的姐姐推说不认识。这一切仿佛有人提前进行了导演。

就在民警紧锣密鼓调查走访之时,有信息反馈,夏某的家人也没闲着,他们四处打听“电动车撞死人后,要赔偿多少钱、承担什么责任。”为了不打草惊蛇,用事实说话,办案民警放缓了办案进度,并对暂扣的两轮电动车进行技术鉴定。

大量物证让肇事者认罪

4月29日上午终于传来了好消息。鉴定报告显示,暂扣的电动车痕迹与小文轩身上衣服上碾压过的车轮胎花痕迹一致,证明了白色两轮电动车就是肇事车辆。至此,案件终于水落石出,一张密织的天网正悄然布下。

警方再次传唤了夏某。4月29日下午,夏某在审讯中依旧不承认肇事一事,只说自己路过肇事现场看了一下。但任凭夏某再怎么狡辩,在证据面前,她只得交代了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的犯罪事实经过——

当天,她在娘家为弟弟过完生日后,骑电动车带着自己4岁的孩子及弟弟妹妹共四人前往固镇县濠城镇街上服装店,并打算给弟弟妹妹理发。在到达大程村事发地时,由于车速一直较快,当看到一个小孩横穿道路时,她已经来不及刹车了,径直撞上孩子并碾压过去。事故发生后,她没敢停车,在行驶一段路后,不放心,又折回头看看,发现孩子被一个男孩抱在怀中,便认为没事,就骑车离开……

尾声

行文至此,本文结束了。掩卷深思,我们不仅要问夏某,为什么骑那么快?!小文轩被撞倒下后,你怎么就这么狠心骑车而去呢?你车上载着的亲人,同样也是孩子呀!如果换成他们,你还会这样吗?

小文轩的亲人们今后也要看护好未成年人,切忌让他们在马路上玩耍,交警的提醒并不是随便讲讲的,这些都是血的教训啊!

刚到人世才三载的小文轩匆匆地走了,带着对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等亲人们的眷恋走了。我们在此祈祷:愿小文轩在天堂里快乐健康,愿那里没有车来车往。

(张永才 朱玉房)注:文中除民警外,其他人均为化名。

安徽网蚌埠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交通肇事,纪实,逃逸致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