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蚌埠新闻 » 文化 » 正文

文昌哥

列车到达宿州,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放。

我头晕脑胀,拖着笨重的行李,疲惫不堪地走在大街上。在这离家一百多里的地方,身无分文,举目无亲,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凄凉。此番去辽宁本溪“淘金”,虽然找到了一份自以为理想的工作,但因疾病缠身,无法立足,只得被迫返乡。

“弟弟,你干嘛来?”一个热乎乎的声音喊住了我。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位三十的庄稼汉子挥手向我打着招呼。他拉着装满纸箱的板车,汗流浃背,一边用手掌抹着脸上的汗珠子,一边大步流星的向我走来。

“文昌哥!”我又惊又喜,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位老乡。他跟我是邻村,相聚仅有一公里,大我十多岁,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经常从他家门前经过。他识字不多,但为人忠厚善良,经常帮我们充气补胎,修理自行车;大大方方的拿出自家的瓜果梨桃让我们一饱口福。久而久之,我还真把他当做自己的兄长。此刻,故乡遇知己,心里暖融融的。

一阵寒暄之后,文昌哥看到我愁眉苦脸的样子,像霜打的茄子一般憔悴,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无担心的说:“弟弟,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无力的点点头。他急忙把板车拉到一位卖水果的大爷摊子后面停稳,连忙带着我赶往附近的社区医院。一量体温,我高烧达39度,怪不得大热天浑身害冷呢!文昌哥忙上忙下,领着我看医生,缴款,取药,找床铺,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打上了吊针。长兄如父,在文昌哥的身边,我多了一份安全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觉醒来,文昌哥还坐在我的身边,他那慈爱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弟弟,好些了吧?”

“嗯,谢谢哥哥。”我浑身像卸了重担一样,轻松了许多。

“该饿了吧,我们回家吃饭!”文昌哥帮我整整衣服,看到我两腿酸懒,弱不禁风的样子,便叫来了一辆载人三轮车,我和文昌哥肩靠肩坐在一起,有亲有热的絮叨着,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三轮车驶过人车如流、灯火通明、热闹繁华的大街,穿过一条长长的小巷,驶入一片黑暗地带。这里处于郊外,文昌哥的家就住在这里,两间砖混瓦房,夫妻俩和孩子一家四口就住在这里。此时,小桌上已摆满了嫂子精心烹饪的菜肴,看着都让人眼馋。我们像一家人一样,围坐在一起,品味着美味佳肴,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这一刻,月光如水,夜色静美;这一刻,亲情如炬,血浓于水。

文昌哥几杯酒下肚,脸烧得通红,醉意朦胧,滔滔不绝的跟我唠起了他的故事。他说,家里田地少,收入低,老婆孩子要吃饭,总不能守着老窝受穷。出来这几年,靠收购纸箱为生,虽说生活艰辛,但收入殷实,衣食无忧,过两年就回去盖楼房。人啊,不管能力大小,只要打拼,就不愁没饭吃。朴素的话语透着真理,他的励志故事在我的心里也荡起了涟漪。

休息的时候,文昌哥和嫂子不顾蚊叮虫咬,拉了条席子睡在门口,把床铺和风扇让给了我。我执意不肯,文昌哥虎起了脸:“你做小弟的敢不听哥哥的话?一家人客气个啥呀!”

翌日清晨,我还在酣睡,文昌哥已不知什么时候起来忙活去了,听嫂子说,文昌哥一年四季都这样,为了这个家,起早贪黑,奔波劳碌。在我的心中,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我跟嫂子一家人辞别,嫂子拿出一百元塞到我的手里:“弟弟,你哥临出门的时候,交代我把这钱给你当路费,你就收下吧,这也是我和你哥的一份心意。”此刻,我心头一热,泪水不禁夺眶而出,这一百元钱是哥哥淌了多少汗珠子换来的呀!

几年后,我再次来到宿州,文昌哥已今非昔比,他所在的居住区已改为经济开发区。文昌哥也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靠着自己的诚实守信,精明强干,已成为一位浙江投资商的得力干将。浙江老板投资办了个纸箱厂,文昌哥是十几个人一个班组的头头,工作干得红红火火,业绩骄人,深得老板的赏识。在他的帮助下,我的一位堂弟也在这里得到就业,找到了生活的门路。

是啊,善良让文昌哥收获越来越多的红利,他的人生之路也会越走越宽广。

(王绪谦)

相关阅读 淘金 善良 文昌哥

编辑:吕瑛昭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