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蚌埠新闻 » 文化 » 正文

青春出彩第一回

回望人生走过的路,每一个坚实的脚印都留下一段精彩的故事。

天地轮回,那也是一个热热闹闹的鸡年,我们几个同学在一起聚会,不是吃吃喝喝寻开心,而是商量着干一桩“大事”,趁过年没有开学的间隙,做一单买卖,挣一笔学费。这可不是头脑发热,而是拿到订单以后的第一次商海泛舟。原来,固镇县湖沟镇浍河北岸有一个小村庄,多数人家建炕房,孵鸡苗,走鸡运,发鸡财。他们自然需要大量优质草鸡种蛋。我们中的张华同学姥姥家地处灵璧北部偏远乡村,草鸡饲养量大,蛋源充足,质优价廉,比起我们这边的鸡蛋价格便宜,有一定的利润空间。我们拿到一位刘姓老板的一万枚鸡蛋订单后,铆足劲儿要赚它一把。可是接下来我不免犯起了难为,就是每人都要准备几百元本钱,他们三个家庭殷实,本钱不是问题,唯有我手心捏了把汗,不知到哪筹到资金。我找到一位家庭富有,看似热心的大嫂救急,这位大嫂不但一分钱没借,还撇着嘴,不屑一顾的说:“一个小孩蛋子,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邻居王老伯孤身一人,平常总是扳着面孔,冷言冷语,有点不食人间烟火。这会听说我借钱碰了壁,掏出几百元扔到我怀里:“小子,看你有什么能耐使去吧!”

这个鸡年,我们注定要在热热闹闹中开始了。

初春时节,咋暖还寒,但我们的青春已被春风佛动。

刚到灵璧的第一天晚上,我们一宿都没有睡好,一直处于临战前的兴奋状态。闻鸡起舞的时候,就起来忙着赶早集去了。

那天恰逢当地高楼镇的大集,天一亮,人们就从四面八方涌向集镇。张华的姥爷带着我们在农贸市场繁华处铺上一个软棉单,用于摆放收购的鸡蛋。那些大娘大婶,大嫂大姐们挎着鸡蛋篮子纷纷来到收购摊前,我们热情相迎,点数、记账、付款,忙的应接不暇。红红火火的大年,红红火火的交易。

这一带碧水天蓝,禽蛋资源充足。背集的时候,我们就两人一组,骑着自行车,后支架放一个两边对称的连体箩筐,走村串户,下乡收购鸡蛋。这里民风淳朴,所到之处,公平交易,顺风顺水。但也会遇到一些“小插曲”,那天在小蒲庄,一拨人在暖阳下晒团暖,我们的吆喝声吸引了大伙的目光,立马就有几位农家妇女拿来鸡蛋成交。一位穿着时尚的中年妇女赶过来凑热闹,她不做一分钱的买卖,双手叉着腰,口若悬河的找乐子,我那时候身子骨瘦小,她就拿我打趣逗乐,说我长得跟猴似得,不过精神头十足。又说我的同伴文生裤子屁股炸线露出红衬裤是“鸿运当头”,弄得我俩啼笑皆非。她的单口“相声”越说越带劲,不知不觉浓鼻涕里流了出来。我很有礼貌的递给她一面纸巾:“大嫂,把鼻涕擦擦吧!”那位大嫂一抹鼻子,脏了一手,顿时羞红了脸,扭着屁股跑开了。

流动收购鸡蛋,难免会“损兵折将”,对于碰烂的的鸡蛋,我们也舍不得扔掉,而是打了牙祭,像喝酒一样酣畅生饮,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生意场有时就是个大染缸,但我们的心是纯净的,宛如一潭清泉。那天晚上,我们收工回到驻地,有两个中年人神神秘秘的送来几百只鸡蛋,说是以优惠价卖给我们。这批鸡蛋颜色暗淡,拿手一晃,里面有闷响,我们知道这是孵化场退出的坏蛋,拒绝了见利忘义的诱惑。

几天之后,我们雇佣一辆小货车把鸡蛋送到刘老板的家里,老刘看着一筐筐新鲜的鸡蛋,满意地笑了。每个人二百元红利,是给我们青春出彩的第一笔奖赏。

回到家里,已是黎明。雄鸡的歌唱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王绪谦)

编辑:吕瑛昭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