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蚌埠新闻 » 教育 » 正文

包集镇一位农村大叔抚养弃婴演绎人间大爱

安徽网蚌埠频道讯 秋天是成熟和收获的季节。十年寒窗苦读,怀远县包集镇西楼村女孩余疼疼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捧着烫金的录取通知书,望着墙上父亲的遗像,余疼疼泪如泉涌:“爸,女儿考上大学了,你要是在天有灵,一定跟女儿一样开心……”。

往事如歌。

那年的秋天的一个晚上,一向门可罗雀的余大叔家一下子热闹起来,“老余在路边捡了个女孩回来!”消息像风一样的在全村传开了,乡亲们纷纷涌进了余大叔的家门。

“呦,这孩子白白胖胖的的,好俊俏啊!”张大婶抱着孩子,端详着,爱怜的拭去她两腮的泪痕。

“余大叔,孩子养大了,你老了,床头能有个端茶倒水的,也算有人服侍你了。”崔大娘的话说到了余大叔的心上。

中午贪杯恋盏,到晚上还醉意朦胧的王大毛哼着小曲,兴奋地屁颠屁颠的,抱着两挂鞭炮,在余大叔门前放起来,渲染着喜庆气氛,嚷嚷着要喝喜酒。

余大叔把孩子贴在心窝上,脸上像醉酒似的放着红光,眼里不知不觉地噙满了泪水。

余大叔五十多岁了,因父母早逝,家境贫寒,没有娶妻生子,大半辈子仍孤身一人。他没文化,也没啥技术,农忙干活,农闲就靠拉着板车,走村串户收购破烂维持生计。

种完麦子,进入农闲时节,余大叔又干起了老本行。这天晚上,余大叔像往常一样顶着星星往家赶,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漫天野湖里,他隐约听到路边有娃儿的哭声,走近一看,一个孩子裹在被子里无力的挣扎着,不远处有野狗的黑影在躁动,还不时发出“呜呜”的叫声,余大叔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他立即捡起一块坷拉,把野狗打跑,爱怜的抱起孩子,在板车里摁个窝窝,把孩子放进去,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孩子盖上,免得孩子受凉。

从此,这对苦命的父女俩血脉相连,相依为命。余大叔给孩子起名叫疼疼,寓意这个被遗弃的苦命的孩子也有人疼,有人爱。他买来最好的奶粉喂养这个孩子;请人做了一辆可挡风避雨、能做能卧的童车,放在板车上,一边哺育孩子,一边讨生计。孩子饿了,他就找个屋檐停下来,给孩子喂吃的;孩子哭了,他就抱在怀里哄哄;孩子睡了,他的板车就像游动的摇篮,慢慢悠悠地移动。

转眼到了来年开春,孩子差不多一周岁了,脸上不时的绽开春花一样的笑靥,时不时的张开小手,奶生奶气地喊他爸爸,余大叔的心里甜滋滋的。没事的时候,他就抱着孩子在村里转悠,给村里的娘儿们买些瓜子、小糖,请她们给孩子做个衣服、鞋子什么的,把孩子打扮的跟小公主一样。婶婶大你娘们见了面,把好吃的,好玩的都送给孩子,这娃儿大伙都疼。

世事难料。有一天傍晚,余大叔拉着板车刚到村口,老远就看到门前停着一辆轿车。他走到家里,架子车还没停稳,就有几个穿着华丽的陌生人笑脸迎了上来,一位中年妇女从车上拎下几件礼品,表明来意,说这孩子是她弟媳当初一时糊涂丢弃的,希望余大叔能还给他们,她愿出2万元抚养费。

“凭什么说孩子是你家的?”余大叔抱紧了孩子。乡亲们也都赶了过来,帮衬余大叔讲话。老支书说得好:“你们来要孩子,有什么让人信服的理由吗?”一行人被问得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辙,悻悻而去。

寒来暑往,一晃好多年过去了。余大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数次丈量着脚下的路,板车也换了几茬,他用辛苦挣来的钱抚养孩子长大,上学,孩子几乎成了他生命的唯一。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自己心爱的女儿。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余大叔顶风冒雪,步行10多公里赶往包集中学,给女儿送去棉衣。当女儿看到老爸像雪人一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扑进爸爸的怀里,泪如泉涌。在女儿的心里,父亲的温暖足以融化整个冰天雪地的冬天。

生活的变故,有时真的让人淬不及防。

有一段时间,余大叔总觉得不舒服,到医院一查,犹如晴天霹雳,他不幸得了癌症。医生让他住院治疗,可眼下孩子就要高考上大学了,他一躺在医院,手里那点钱能支撑多久呀,孩子上学咋办呢?余大叔咬咬牙,拿些药悄悄回家了。

夜深了,余大叔辗转难眠,命运无情的把他送上了绝路,他祈求上苍,能让我多活两年吗,我走了,我的女儿咋办呀?泪水打湿了枕巾。

鸡已经叫了三遍,天快亮了,他平静的起了床,自个劝自个,人都要走这一步,没什么好怕的。为了女儿,他只能选择坚强。他又拉起板车上路了。他瘦弱的身躯在秋风中摇晃,老了,走不动了,可能走多远是多远……他在用生命最后的力量追赶着女儿的前程。

为了拖住女儿的希望,他向所有人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忍着病痛的折磨,拼命挣钱,想给女儿留下一笔学费。

又到了星期天,女儿该回家了,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病成这样而心里难受。余大叔穿上新衣服,脱下那双磨破底的劳保鞋,换上买了半年走亲戚才舍得拿出来穿上一回的新布鞋,强打精神,赶集买了几样女儿爱吃的菜肴,早早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

“爸,做啥好吃的,我老远就闻到香味了?”女儿欢欢喜喜的跑了家门。

“有你喜欢吃的小鱼、蘑菇……”余大爷一边给女儿盛碗,一边开玩笑似的跟女儿报着菜名,女儿像小馋猫一样吃着美味可口的饭菜,咀嚼着生活的甜美,夹起一大块瘦肉送到爸爸的嘴边:“爸,你也尝尝啊,今天的饭菜特香!”余大叔大口接过肉片,幸福的品味着,眼角有泪滴溢出。

晚饭过后,女儿围着爸爸撒娇,不停地唠嗑。夜已经很深了,余大叔拿出一生的积蓄1.5万元,塞到女儿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孩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女儿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老爸。

“你是我收养的,你的生母是赵庄的张翠兰。你妈就要接你回家了!”

“爸,你在说谎,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就是我的亲爸啊!”女儿扑在余大叔的怀里,哭成了泪人。狠命抓住爸爸的手,“爸,你不要我了吗?”。

“这笔钱是我给你的学费,爸等着你考上大学呢!”余大叔叔的心在滴血,但他不能哭出来,这样孩子会更伤心的,他一遍又一遍擦去孩子脸上的泪水。

第二天,赵庄的张翠兰大妈真的接女儿来了。原来,余大叔自知时日不多,但又无法丢下女儿成为孤儿,就找到亲戚张翠兰,求她成全一个谎言,续养女儿,同时恳请她帮着女儿完成学业。张大妈也是个热心肠的人,她被余大叔的善行义举深深感动,愿意续写这份人间大爱。

女儿有了依托,余大叔的心思总算有了着落。一个凄风苦雨的黄昏,他悄悄的离开了人世,离开了他永远也放不下的女儿。

金秋时节,丹桂飘香。女儿终于实现了自己和老爸共同的心愿。她来到了和老爸一起居住了20年的老屋,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尤其是那辆板车承载了一个父亲最温暖的故事。在晶莹的泪光中,女儿看到相框中的父亲笑了,笑了……(王绪谦)

相关阅读 教育 亲情 回报

编辑:许杰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