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燕的诗:第五个季节(组诗)

★ 第五个季节

仿佛最后的谢幕

交还春天给它的使命

枫叶红了

银杏也黄了

炙热如火

足以掀翻整个冬天

无所谓名分

或华丽的诗篇

像秋风勾勒出的苦楝树

像坚挺匍匐的巴根草

不理会擦肩而过的季节

不理会季节的越狱和背叛

我站在四季的门外

而你的隐忍

以高于风的速度

旋转

来修复叶落无声的伤残

直到某个远方的远方

收留你半生的隐痛

一朵金丝皇菊

在杯中飞舞,绽放

我,恍惚了一下

仿佛错乱的标签

在另一个季节获得辨认

仿佛,雁阵掠过秋水

落下的那一串雁鸣


★ 虞美人

一滴相思

痴了垓下

让乌江失了记忆

你的城外

已不再楚歌围困

一匹马,一柄剑

驮不动,斩不断

一帧翩翩的剪影

一朵炫目的眉眼

初夏的缤纷

虞美人,夭夭灼灼

有多少阳光

就有多少隐匿的笑靥

收藏了千年的相思

多像一团火焰

从江北烧到江南

被狼烟带走的美人

被一株草带回、叫醒


★ 半山听雨

谷雨过后

雨水并没有多少

夏至的温度

高过灰白的雨线

谁家的公鸡

在慵懒地叫

我的瞬间多了些恍惚

这是午后

还是清晨

风,栖息林间

从半开的木窗

挤了进来

半山,独坐一个身影

听风

虚构一场雨

在灰瓦和屋檐

嘀嗒

想起,某一阙动人的词

想起

江南某个雨巷

也想起

另一个纬度的西西弗斯

和他冰冷的石头

心事如紫藤的枝蔓

伸进红尘,阡陌

寻找解药的人还在寻找

逃离或纠缠

仿佛可以续命

像一杆竹

拱破泥土的囚禁

褪下一层一层伤痛

用婆娑的影

抵御、拥抱

北风的呼号

以及生命的岑寂

至少,我也可以

将大地收藏的一枚雪花截获

吟成一曲小令或长调


★ 春风来信

已转换了格式

收起了凛冽

南国的二月

一城烟雨的湛蓝

醉在温柔的倒影

两只白鹭

一只在柳色中穿行

一只低吻水面上纠缠的云朵

春风捎来口信

桃花就要出嫁了

十里红妆

只等一声雷鸣催妆

一阵哭嫁的微雨

山峦,溪涧

古寺,桥边

凋零与热烈的对决

从故乡的窗前延伸到天边

柳芽裹紧相思

眺望去年的燕子

衔来呢喃

以及

翼下千山万水的爱情


★ 秋日山水

被秋分裁剪

云影摇不动一池红莲

西风深处

探出桂子的笑靥

灿如繁星,深深浅浅

栾树

一边不停地抖落

细雨般的花朵

一边忙不迭地高举粉色的灯笼

就像期盼着谁登场

小河

收了咆哮的野性

波光温柔

晕染一帧凹凸斑斓的倒影

雁鸣拉长了

秋的丰硕和苍凉

甩下一串长调和呼麦

稻谷,大豆,高粱

撑起一片喜悦与辽阔

心中的山水再次丰腴跌宕

秋分守不住一轮满月

让匆匆赶来的中秋

渐渐丰盈饱满


★ 冬日恋歌

大雪过后

枯瘦已不止残荷

山川、河流

和几粒鸟鸣

风不杀人

却举着刀子

退下银杏华丽的袍子

在梅的疏影中奔跑

携一床古琴

一怀山水

与冬天一起等待

一场丰满的大雪

静静地落在《流水》和《高山》


★ 莲的呼吸

握不住夏的一缕风

痛,不再回眸

我无法与你相认

不知道

辉煌与枯萎

谁更孤独

立在亭亭的七月

孤傲、圆润

那眼神

正消食独自风流的烟火

不再月下抚琴

与你对酌

把夜的枯瘦月的丰满

交给蝉鸣

像一片灰白的帆

鸟追逐风,动了相思

祭奠先于诱惑

抵达昨日的蓝天

狂与热

这个季节的权利

譬如

西边日出,东边落雨

譬如,那一池

走不出泥淖的清澈

一笺墨香的呼吸

从零度

被渐次托举


沈晓燕,笔名雁儿在林梢。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网络作协会员,蚌埠市作协会员,怀远作协副秘书长。作品大多刊发省市级报刊杂志,偶有获奖。

安徽网蚌埠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作协,山水,季节,相思,仿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