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倩倩的诗:还缺一场漫无目的大雪(组诗)

★《还缺一场漫无目的大雪》

还缺一场漫无目的的大雪

我就能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天

给春天捎去一块腊肉

年夜饭里饱含了一年的辛酸

母亲一边种地,一边四处打着零工

我只感冒,没有病重

我只穷困潦倒,没有变成行尸走肉

有些心情就变成了节衣缩食

去了岁月的深处

不问它们是否爱我

我没有一技之长助它们一臂之力

让它们永远不被人认出

★《能和宋圩匹配的只有唢呐》

唢呐一响,我是不会再往前走

流行音乐一响

我就要背起背包去远方

能和宋圩匹配的只有唢呐

能和我匹配的只有背井离乡

城市的繁华,不会让我迷失

让我难以面对的是绿皮火车的嘈杂

拥挤和慢。一路向南

也是一路向着越来越密集的万家灯火

我怎么吹,它们都不会熄灭

夜晚明亮,白天也明亮

★《也爱这短短的一生》

凡事都向前看,老家也在前方

背后是一片原野。人迹罕至

倒下,能伤我的只有露水和草尖

但我还是会倒在前方

就用一种无所畏惧的气息

与他人相谈甚欢。我爱他人

有血有肉

我爱老家,只出莽夫

也爱这短短的一生,温情脉脉

★《身处小寒》

虔诚一点,天空就会大雪纷飞

我就会对人间多一些善意

再也不会死盯着一个人不放,注意力

能够从他身上全部移开

即使他质疑我的骨盆,讥讽我的血液

我还能敞开心扉。漏风,透亮

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身处小寒

大风也在左右一切。它不必对我手下留情

但愿它能把我吹得远一些

就像二十一岁

把我吹离了母亲的身边

★《那片大地,没有什么再值得我抒情》

每个人都有了好的去处

大地有了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

能在旷野奔跑的只有大风

能在太阳底下淌汗的只有大雨

原始,野蛮,泥土里再也没有孩童的脚印

一长串银铃般的笑,被光阴封存

我对出身乡下,更是绝口不提。我会把它

刻在身上,以免身上少一块胎印

一旦有人愿意和我滔滔不绝的讲它

我会尽显落后,贫穷,纯朴,愚昧

让它的样子,比想象的,还深入人心

面朝黄土是命运,背井离乡是命运

那么,忆苦思甜也是命运。撕下许多残忍

我对宋圩越来越有好感

能够达到肃然起敬。从今以后,它没有什么

地方能够再让我抒情,我对苦难敏感

我对幸福敬畏

★《我以为今年不冷》

我以为今年不冷,只是野河结冰

一些小区背后的阴沟,冻成一个整体

住在五楼,冬天暖和,夏天炙热

太阳从早晒到晚,一年四季我都在

屋里强身健体。还把我按在身下

掏光体内的弱肉强食。我没办法描述人间

只能多一些悲天悯人。脱他衣服

至今还没实施,吻他,也相当自律

我向往那一身结实的肌肉

能和我的脂肪,奏出美妙的乐曲

我以为今年不冷,只是今年不同往年

只是恰好有人陪伴

只是没人需要我雪中送炭。今年不冷

万家灯火仍是我的信仰

路灯洒下的那一片灯光

仍让我肃然起敬

★《姐弟俩吃一碗牛柳煲仔饭》

姐弟俩吃一碗牛柳煲仔饭

母亲付完钱,走了出去

小店不大,我能看见所有的人脸

却只能看到姐弟俩的后背

也太巧了,那张桌子摆的

就是让坐的人,不能面朝外

只能面朝里

好像多年前走在上海街头的我

和弟弟

★《比我大一岁的女人》

先是三岁的儿子掉池塘淹死

后是一连生了三个女儿

紧接着就是老公出车祸去世

这个比我大一岁的女人

就是这么不幸

还有一些不幸被我理解错了

她要是不把三个女儿抚养长大

半道改嫁

就拿不到属于她的那份赔偿金

★《比我小一岁的女人》

比我小一岁的女人,一脸幸福

微笑也有结余。我们一起长大

一起被生活打出原形

她眼里偶尔掠过一丝忧伤

是因为生了一个脑瘫女儿

被婆婆送到了福利院,生死不明

她喝百草枯前去探望

想不通,究竟是多深的感情

简介:宋倩倩,安徽怀远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发表于多家网刊,并入选多种诗歌年鉴。


安徽网蚌埠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不冷,唢呐,姐弟俩,小寒,牛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