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流诗歌5首

★《在人间》

满坡都是石块拼凑的荒凉

都是时光年轮嗤之以鼻的恻隐之心

干枯的芦苇,寂静的木船,沉默的桨声

在落寞中感受彼此的守候

当我与过年的一个祝词博弈的时候

那些与春节有关的字眼,瞬间陌生起来

陌生地感到这一条残喘的河流

像一只搁浅的浴缸

正屏住呼吸,梦想驶入大海

“你来人间一趟,

要看看天上的太阳,

要和你心爱的人一起,

在街上走走!”

想到这些诗句,头顶上的太阳就硬朗了一些

而此刻,大片的霜凝裹着北风匍匐在河床

阳光落在冰霜上,一动不动

仿佛一切都被冻结,都在蛰伏

在这条词语和嗅觉都无法具体的堤岸

每一处都趴着汉朝明月,秦时雨

还有那从唐诗宋词里压境赶来的大漠之雪

在人间,我把自己当做家乡的子孙

最后却发现自己成了过客

这样想着

我的后背便开出了满塘荷花

★《春天的孤单》

在淮北大堤涡右堤

两岸的油菜花隔河相迎

布网的渔船叫不醒孤单的渔火

躲在树梢的黄昏企图躲过一条弯曲的堤坝

却躲不过一弯平静的河水

一片又一片油菜花柔软地拍打僵硬的河堤

一只越冬的鸟巢压弯一棵杨树

四株桃花躲在低坡下羞涩地开放

在淮北大堤涡右堤26公里处

一些紫色的花在毛茸茸叶片上昏睡

她不知道,我今天来过,明天是否还来

这些景象足够我一路停停走走,走走停停

像一只捕风的蝴蝶

我谋划的风景并没有发生

环堤新生的柳丝挠首弄姿

最后一抹夕阳从树梢滑落水中

★《第二场雪》

我不能确定,第二场雪

是不是来赴第一场雪邀约时,被鸟鸣迷惑的雪

我不能确定,第二场雪在来路上

遭受过怎样的风雨雷电,阳光的蹂躏

反正,一朵雪花,叫醒了满天的雪花

像一粒粒种子,奔赴人间

街道两侧红灯笼上的雪,比屋檐下鸟背上的雪粗犷

两只鸽子,走走停停,一再宽恕身后一只迷路的鸽子

香樟伸开手臂,她要留一片温暖

给枝叶下思考的麻雀

天快黑了,一把六弦琴的颤音和昨天一样骨感

前面落下的雪,闪一闪身子,给身后落下的雪腾一些位置

第二次雪正在落下

她要为第一场雪敷一层面膜

★《无忌》

半棵树遮着半边天

他看见沙漠里一截朽木长出两片叶子

一片向上,举着落日

一片向下,握住地平线

阳光开始溃烂,开始燃烧

他摸出一根烟

就着夕阳点燃

猛吸两口,缓缓吐出

然后把烟丟在脚旁的石头上

轻轻搓灭

冲着西天的晚霞

恨恨地说:

这么大一场火

只够老子点一根烟

★《夜半念远》

茶水里住着喧嚣

琴瑟里藏着雷雨

夜深之地,有人悬窗垂钓

一只蚊子甘愿做了钓饵

嗡嗡叮红月亮的脸

他曾用一听啤酒

醉倒过满天星星

他曾用一支歌

打动过昏睡的天亮

今夜,极目远眺之处尽是风声

“烟花”从浙江平湖登陆

穿过舟山群岛,星夜兼程

奔赴内陆

一场凉爽的盛宴

让300多人忘记回家的路

而他,仍需悬窗垂钓

不让月亮迷路

不让黄昏的雨从心头的屋檐滑落

同床共枕,幸福的人越来越少

把酒言欢,快乐的人越来越少

他有鱼杆一枝,其他空无一物

【作者简介:刘流,安徽怀远人,怀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习作散见于《扬子江》、《绿风》、《中国诗歌》、《敦煌》、《丹东文学》、《中外文艺》、《杉乡文学》等数十家媒体,曾获得全国征文评选活动诗歌奖。】

安徽网蚌埠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人间,一只,第二场,一片,涡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