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燕诗歌:让寂静的春天沸腾(组诗)

《我在江南等你》

站台上

有人向左

有人向右

像一群候鸟迁徙

一首单曲循环

伴我昨日的梦境

一只蝴蝶

落在我的行李

扇动的翅膀

仿佛一种暗语

她不姓庄

也不姓梁祝

那份陌生的熟悉

让我相信

另一个空间纬度的自己

一只淡绿色的蝴蝶

从墙上的钉子挣脱

坠落

翅膀上的河流、山川

辽阔的天空

也纷纷坠落

一丝痛

隐隐的十分清晰

有人说下雪了

我睁开眼睛

《往事如昔》还在继续

窗外

真的飘起了雪花

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雨

故乡的景色

又回到今夜的梦里

我不知如何解梦

也不想探寻它的隐喻

所有的不堪

也抵不过

“我在江南等你”

《桃花祭》

我不曾关心过春分

甚至清明

好像它们是一粒与我无关的名词

三月的这个时候

总是多雨,包括眉间纸上

哦,别打岔

就让半开的桃

嫁给春分吧

您喜欢的燕子

已归来,像王者

啄来黑色的闪电

用黑白分明的剪

把昼夜平分

“春分祭日

秋分祭月”

今又春分

我拿什么来祭奠

已八年不见的您

您去的地方

可有春分

可有被春分平分的昼夜

真的,我想变成一尾听话的鱼

远离春分、清明

就像远离渡口

不去上岸

凭着鱼的记忆

我的回应会不假思索

当您再次唤我的乳

《踏青》

风不寂寞

攥着万紫千红

和两只风筝

玉堂春早

岚烟沸腾

流动一片水汪汪的诗意

穿透季节的封锁

回到脚下的渡口

恍惚间

宋朝的一场杏花雨

正汹涌而来

等我的人

正抚琴,踏青

《紫藤花开》

春风才打开窗口

大地把一池蛙鸣赶进草长莺飞

一米阳光

像个顽皮的孩子

把微笑以及细碎的光影串起

挂在了藤架

一团紫雾

正一寸一寸地勾勒

四月最灵动的丹青水墨

清脆的鸟鸣

被一粒相思唤醒

三生痴缠

只嫁东风

循环一幅绝版的背景

乌桕,掏出所有的相思

雕刻银色的花

轻轻举起

像举起满天繁星

思念长满青苔

以一阙最动人的词

滋养葳蕤的四季

直到异乡的明月

轻叩柴门

喊出彼此的乳名

天上的星星不语

怀中的星星也不语

任由春风

把一架紫藤的思念

放下又拿起

《巴根草》

想给你

一个漂亮的定语

我从不怀疑

你,匍匐在地的虔诚

就像你的狂野

被深深地按在泥土里

我只担心

你身后的野火

会不会

引燃整个天空

假如,给你

一缕春风的柔情

你会不会

拥抱

山的峰峦叠嶂

做一个快乐的流浪汉

用一颗心的桀骜

延伸地狱到天堂的足迹

《让寂静的春天沸腾》

如果蕾切尔醒来

是否会夜夜失眠

因为

流浪的地球

雾霾下的故乡

以及

丢失了鸟鸣的春天

不知道是哪个早晨

蓦然发现

浪花卷走了清澈

尽管河流没有改变方向

山峦依旧挺立在水边

像一位美人秀发落尽

衣衫不整

桃花摆开十里红妆

不知向谁打探

蜜蜂的踪影

璀璨的星河淹没在城市的灯火

人类的觉醒

有时低于小鸟的鸣叫

征服索取

仿佛

一匹脱缰的小野马

人对自然的敬畏

低于被碾踏的尘埃

“还我一片蓝天”

一声苍凉

一段废墟中站立的悲怆

不是怒吼

也不是咆哮

那是隘口古道的繁华

在呼唤

一个寂寞的名字——

“楼兰”

《聆听春的旋律》

按下暂停键

让春风收住得意

让马蹄的匆匆

再贴紧每一寸土地

细雨

轻拨天籁

绿肥红瘦奏响清亮的旋律

布谷婉转

杨花伴舞

聆听一城山水的呼吸

阳光把天空反复摖洗

草长莺飞

交出最美的风景

拔节,抽穗

麦子加紧赶制

五月金色的嫁衣

那些叫不出姓名的虫儿

正拱破绿的松软

喊出被阳光砸中的痛

我把自己摊在春风里

仿佛一粒种子

等待萌动、发芽

收集花开、鸟鸣、落雨

《一笺春色》

三月

翻看春风的密码

试着打开

一池蛰伏的蛙鸣

河提下那片油菜

金色一如既往

扑向远方

只嫁东风

桃花,有几分不舍

躲在轻烟笼罩的山岗

蓝天下的风筝

多了起来

躬耕的身影

踏青的笑语

与三月的阳光交织

纵横阡陌大地

一幅水墨灵动

一阕盎然生机

三月的辽阔

以一笺青色

收纳渐次打开的

一朵桃花

一片柳烟

一粒即将苏醒的蛙鸣

沈晓燕,笔名雁儿在林梢。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网络作协会员,蚌埠市作协会员,怀远作协副秘书长。作品大多刊发省市级报刊杂志,偶有获奖。


安徽网蚌埠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桃花,春风,春分,一粒,蛙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