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的诗—— 立春之夜(外三首)

立春之夜(外三首)

无数次被鞭炮声惊醒

假设,自己是一粒种子就这样进入

又一次轮回

喝水,破土,做着平凡又平常的事

一场春雪从夜里开始下

不知不觉中,荒废的空地被白色遮盖了

不久

又会不知不觉被绿色覆盖

作为一个在黑暗里恍然大悟的人

不再迫切的去盼望一场雪

也不再迫切的需要一个春天

《清明》

雨水,接通了天地间的脉络

仿佛世间的路不再有界限,我们

可随意的穿过花草,庄稼,甚至泥土

重逢和相见

柳丝挂着泪珠,时间潮湿又厚重

问候要轻,祈愿庇佑

一种爱,似乎还在沿着念及被延续

春天又一身新衣

我们还是满怀着旧念,故去的人

是否还是老样子

《繁花》

流水绕堤三周,蜂蝶

昼夜不息,只为疯长的爱情,牵线

搭桥,捎信

暗生的情愫破土,石头也有盛开之势

最要命的不是绿茵茵红艳艳

是素白,淡粉,浅紫

恨不得的冤家,关不住的相思

遍天下都是多情绝色的女子

墙外有人摔倒,窗内谁在叹息

丫鬟说

深闺里的小姐呀,都是过敏体质

春天一到,就犯痴病

《投奔》

阳光的射线呈360度

无数条通往春天的路被打开,每一条

都有我虚晃的影子

我伸展开的手臂,徒有飞翔的姿势

流水和风盲目,蜂蝶莽撞

一群飞鸟背负我轻盈的部分

向着落日追去,留下的不值一提

土地上,生息不止

花朵不是终点,果实也不是


简介:来来,安徽定远县人,现居蚌埠。作品散见《诗刊》《中国诗人》《天津诗人》等。


安徽网蚌埠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不再,春天,蜂蝶,破土,迫切